奇空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 第23章、天上掉了把破斧头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圣骨传 尤龙剑尊 武神纪元 我有一座万神墓 横推从拔刀开始 乱世成圣 阵仙 神级狂兵 吾乃武中仙 最强医圣沈风

道宗,道德殿。

一位形态威严,高高在上,修为有成的中年男子,正细细查阅名卷。

此者正是当今道宗宗主玄阳,道号玄阳真人,修为已臻大乘境后期。

“宗主,老朽有要事求见!”殿外突然传道。

“玄长老请进。”玄阳合上名卷。

玄空满面春风,风尘仆仆而来,却见玄阳情绪异常:“宗主,似乎有心事?”

“这份名卷正是本宗近期招收的入门弟子,资质最高只有五品灵根,可要比往届差了许多。对于道宗未来,甚是堪忧啊。”玄阳摇头轻叹。

“原来宗主是为此事犯愁,近年来各门各派都在极力收拢人才,确实竞争极大。”玄空笑道:“不过老朽此番而来,正是给本宗送了份大机缘,可一解宗主心愁。”

“大机缘?”玄阳双眼一亮,甚是好奇。

不由,玄空便领着一群装束平平的孩童入殿。

却见众孩童,像是未蒙世事,神情怯弱,战战兢兢。

“玄老,这些孩子就是你送来的机缘?”玄阳错愕,大为失望。

“宗主,请您再好生瞧瞧。”玄空神秘一笑。

“恩?”

玄阳皱眉,开启道瞳,细细探视。

惊见!

众孩童体内,灵脉呈现,五光十色,绚丽如虹,都快要亮瞎了玄阳道瞳。

极品灵根,仙灵之体!

堪称万年难遇的天之骄子,超凡神才。

神童啊!

玄阳惊骇万分,问题是,眼前十余个孩童,皆是拥有极品灵根的超凡神童,这随便一个放在圣殿也得当神一样供着啊。

“玄老!你老这是何处寻来的这些绝世神童?”玄阳威容骇然,哪怕心境修为高深,也被刺激的万般失态。

“此乃是一位隐世高人所馈赠的无上机缘,而说起这位高人…”玄空肃然起敬,便将事情缘由,一一告知。

耐心听完,玄阳细细沉思,眉头皱起:“玄老,你说你们所遇到的这位隐世高人,是位刻意隐藏修为的平凡少年?你是不是想得太深了?”

“难道宗主有更高的见解?”玄空愕然问。

“您老可想,如果他真的是位隐世高人,为何无法看破这些神通的天赋,而亲自指导他们修为?毕竟玄界修真道门无数,非亲非故,为何偏偏选择我们道宗?”

“也许是我们道前人与这位隐世高人有些渊源,更或者说,这位隐世高人是想要把我们道宗当作游戏下界的一枚棋子?”

“玄老,本座看你中毒不浅吧。想想你们此行的目的,若他真是世外高人,就以你们冒犯不敬之举,您老觉得他会放过你们?”

“老朽也曾怀疑,只是老朽的确亲眼目睹,此子吸化天劫,就是当世散仙大能,也无法玩弄天劫。”

“所以本座大胆猜想,此地可能是天道福祉,必然蕴藏天道圣脉。而此子能够避祸天劫,养育出如此绝世神童,必然是常年受于天道圣脉的滋养。”

“那老朽所见的那些字画又如何解释?”

“竟是天道福祉,会存在天道气韵也是在于情理。”玄阳笑呵呵的说道:“玄老,你这是只观表象,未得深知啊。比起这些神童与字画,若是本宗能够得到天道圣脉,才是真正一大天缘啊。未来比肩圣殿,也是指日可待!”

“听宗主这么一说,也似乎有些道理,看来还是老朽想得太浅了。”玄空恍然醒悟,老脸赤红。

要是真看走眼了,那自己这份五体投地大礼,岂不是吃大亏了?

“也不能这么说,若非是玄老,本宗也无法得遇如此机缘。”玄阳正色道:“依本座看,这位林先生也怕是毫无知情,趁着尚未泄露出去,本座必须得亲自考证。”

“宗主出山,老朽自会引荐,但未明虚实,宗主切莫失礼冒犯。万一真如老朽断测,那可就不是我宗机缘,而是一大祸劫了。”玄空语气慎重,亲身经历,难免心有忌惮。

“玄老放心,本座不至于如此糊涂。不管这位林先生是否为隐世高人,也必然天资不凡,值得我宗栽培。”玄阳求知心切:“事不宜迟,本座现在就前去拜访这位林先生。”

“是,安排完这些孩子,这便为宗主引荐。”玄空拱手道。

本来玄空就有些小心思,如听玄阳一言,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吃了大亏。

毕竟,若真是天道圣脉的话,可就得贡献出去了。

……

凡哥小院!

剑岳如同石化了般,依旧在苦心钻研棋盘,剑逸也依旧在乐呼呼的打理猪圈。

萧灵儿与陆扬,则是一同在菜园里种地。

本来陆扬是心有质疑,可当真正下地之时,才知道这锄头使得有多艰难,心里也更加坚信林凡那高深莫测的超凡修为。

至于林凡的话,院子里的杂活几乎都被萧灵儿他们给包揽了,孩子们也被引荐入道宗修行,现在可倒是乐得清闲。

“想我这小院清静,现在多了不少外客,也倒是增添了不少生气。”林凡悠然自得的坐在木椅上,非常恰意。

突然,嘭的一声!

似有天外异物,砸入小院。

“啥东东?”林凡惊吓一跳,循声前去。

不知何时,院子里掉下一柄残裂的斧头。

铮铮~

残斧颤动,逐渐黯淡下来。

“天道不公啊,想我逍遥至尊,苦修千载,潜心修道,一世正气,却挡我飞升界门。如今渡劫败落,形神俱灭,仅剩一缕残魂苟且于器灵。千年修为,毁之一旦。”残斧似在悲鸣,何其悲凉。

“咦?怎么有把斧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声惊疑,林凡走来。

“炼气境?也就等同于凡人。”逍遥至尊略显失望,也感到庆幸:“也罢,现在本尊修为尽失,仙器落入凡人之手也总比落在那些居心不良的修真者之手要乐观的多。等本尊修复器灵,些许便可寄灵重生了。”

可就是残裂的仙斧,也不是小小凡人所能拿得动的。

殊不知,林凡却是随手捡了起来。

“这?”逍遥至尊顿感惊愕,直接就被打脸了。

虽说是残斧,可少说也有万石之重,可在林凡这个凡人手中却是轻如鸿毛。

“看来最后一重仙劫,也让本尊宝器伤得不轻啊。”逍遥至尊苦叹,可不认为是因为林凡的修为。

更可气的是,林凡还满脸嫌弃的嘀咕一声:“原来是把破斧头,真是浪费表情。不过正巧缺个劈柴的利器,拿去修一修,应该还能凑合!”

破斧头?劈柴?

逍遥至尊怒了,这可是仙器榜排名前三的斩龙斧。

斩天斩地斩空气,正魔两道,无不闻风丧胆。

要说现在仙斧破,逍遥至尊还能勉强忍受,可拿仙斧劈柴,简直就是羞辱了斩龙斧的一世威名。

所谓,不知者无罪,逍遥至尊想到林凡只是小小凡人,也就不屑计较了。

毕竟要他欺负一个凡人,也同样是侮辱了他逍遥至尊的威名。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
0.06779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