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空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 第25章、我看你是肾虚了吧?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圣骨传 尤龙剑尊 武神纪元 我有一座万神墓 横推从拔刀开始 乱世成圣 阵仙 神级狂兵 吾乃武中仙 最强医圣沈风

咔嚓!

一斧下去,柴木破裂,切面如镜。

“哇塞!想不到这斧头竟是如此犀利,以后可得省不少功夫了!”林凡欣喜不已。

逍遥魔尊心中无语,以斩龙斧的威力,别说是劈柴,就是整座大山都能直接削平了。

“想来也是,我现在就是一个渡劫失败的残魂,上仙自然瞧不上眼,我还是默默跟着上仙潜心修行吧。”逍遥魔尊早已没了傲气。

与此同时,小院外,玄空引着玉阳真人,登门拜访。

踏入小院,正巧看见林凡正在劈柴。

“宗主,这位便是林先生。”

“就他…”

玉阳真人一时心奇,展开道瞳窥视。

没错了,的确是个炼气境武者。

“玄老,说你也是阅人无数,怎会连一个炼气境武者都无法看透呢?而且以本座道瞳所探,这位林先生连灵根都没有,分明就是个废材啊!”玉阳真人白了眼。

就是身为大长老的玄空也是如此,难怪道宗招收的弟子会一届比一届差。

“老朽不是没有看透,只是想得太深了。”

“你老就是想象力太丰富了,要说这小子修为高深,又岂会甘愿留在这山野小村,碌碌无为?”

“宗主说的是,也许真是老朽想多了。”

被玉阳真人点破,玄空也显得有些尴尬了。

不由,两人上前。

“玲珑仙木!”

玉阳两人慧眼识珠,一眼辨出。

虽说以道宗雄厚的资源,玲珑仙木并非算是至宝,可眼下满堆的玲珑仙木也倒是来得震撼。

“先生好…”玄空笑着打声招呼,心里还是有些忌惮。

“恩?玄长老,怎么得空来访?是我那些学生根基不行吗?”林凡错愕问。

都是绝世神童呢,根基岂会不行,看来林凡果真是凡人,愚昧无知。

“不,孩子们都没问题,现在已安排在我宗修行。”玄空微微一笑。

“那就好。”林凡松了口气,这才留意到玉阳真人的存在:“玄长老,这位先生是?”

“陈阳,是玄长老的朋友。”玉阳真人想着林凡只是凡人,怕名号太大吓坏人家。

虽说林凡是一介凡人,可不说别的,能为道宗送来一批神通,甚至还有可能得到天道圣脉,就凭这两点就值得玉阳他们尊重。

“原来是玄长老的朋友,幸会幸会。”

“先生有礼了,看先生是在忙活?”

“闲来无趣,备些木柴。”

“木柴?就这些?”

“可不是吗,现在小院人多了,厨房里需要用的柴火多了不少呢。”林凡憨笑。

玉阳两人嘴角一抽,真是暴殄天物。

果然是个不识物的凡人,否则又岂会拿玲珑仙木当柴烧?

不过比起那可能存在的天道圣脉,就是林凡糟蹋了这些玲珑仙木也不觉得可惜了。

“先生淡泊名利,与世无争,能有如此心境,倒真令陈某忏愧。”玉阳有心试探。

“我只是一介凡人,混混日子而已。”林凡笑呵呵的说道:“难得二位得空造访,请入寒舍一坐,也好给二位备些茶水。”

说着,林凡随手将斩龙斧放下。

本来玉阳是被玲珑仙木给吸引住了,可当一眼瞥向地上的斩龙斧,似觉熟眼:“先生,这斧头你一直都在用吗?”

“说来真是奇怪,这斧头是今日从天上掉下来的,正巧觉得称手,便拿来劈柴用。”林凡随口道。

天上掉下来的?

玉阳心感不凡:“这斧头能否借我一看?”

“当然,你若喜欢,送你也可。”

“先生客气了。”玉阳一时心奇,便上前弯腰拾起斩龙斧。

然而,就在玉阳触向斩龙斧之时。

突然!

一道威严的声音,如沉雷般震彻心神:“小小大乘境小道士,也敢侮辱本尊的斩龙斧!”

玉阳心神惊怔,感觉如有一把无形利剑,瞬间贯透心神。

那一刻,玉阳惶恐惊觉。

若是来者有杀意的话,只怕就得瞬间撕碎自己的心神。

斩龙斧!

惊醒过来,玉阳心骇万分。

作为仙器榜排名前三的斩龙斧,在这整个修真界可是如雷贯日,威名赫赫。

其斩龙斧当世之主,正是准仙榜位列前茅的散仙强者,逍遥至尊。

惊闻逍遥至尊,渡劫败陨,连同本命仙器,不知下落。

难道,方才那声警告,便是逍遥至尊?

醒悟过来,玉阳头皮发麻,冷汗惊流。

这可是当世散仙强者,即便渡劫败陨,寄予器灵,也不是一个小小大乘境修士所能冒犯的。

可向来居高自傲的逍遥至尊,竟然甘愿屈身于林凡之手,玉阳吓得已经无法再想象下去了。

毕竟,现在玉阳尚未触及斩龙斧,便遭到逍遥至尊的严重警告。

可逍遥至尊却是心甘情愿的被林凡拿来劈柴用,以逍遥至尊一世尊名,却被如此侮辱冒犯,林凡早就死了万遍。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林凡真是位隐世高人。

而且能让逍遥至尊完全臣服,那林凡的修为岂不是已经超越了散仙?

之所以无法探知林凡的修为,那是因为林凡的修为已经强大到完全收敛气息。

可自己竟然如此胆大妄为,竟敢暗中去窥视林凡的修为,那不是作死吗?

意识过来,玉阳顿时惊恐万状,形神发毛,瑟瑟发抖,就这么弯着腰,僵硬着不敢一动。

不说林凡修为如何,就是逍遥至尊随便一个意念都能直接秒杀了自己,玉阳敢动吗?

林凡见玉阳弯腰不动,神情怪异,惑然问:“陈先生,难道我这斧头有问题吗?”

不是有问题,是大问题!

玉阳心神瑟瑟,现在根本无法琢磨林凡的心思,再被林凡突然一问,便哆嗦回上一声:“我…我这是突然有些腰疼了…”

“腰疼?”林凡皱眉,察言观色,问道:“陈先生近来睡眠可好?”

“好久没睡过好觉了。”玉阳讪讪一笑,修真者哪需要睡觉。

“那是否腰膝酸软?”

“好像是有点…”

“会不会头晕冒虚汗?”

“好像也有点…”玉阳正冒着冷汗呢。

“依我看,陈先生是有些肾虚了吧?”林凡突然变得正色起来:“不过倒也不是严重,正巧我泡了些补酒,壯阳补肾会大有功效。”

肾虚?

玉阳完全不知概念,但还是弱弱顺从:“那就多谢林先生了。”

“不客气,二位里面请。”林凡热情一笑。

一旁的玄空,看到玉阳一副见鬼似的,对林凡点头哈腰,是丈二摸不着头脑:“这画风不对啊?宗主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中邪了?”

更让玄空感到懵逼的是,怎么感觉林凡像是在问诊?

再怎么说宗主也是大乘境强者,怎么可能会生病呢?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
0.46777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