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空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 第35章、是我还不够低调吗?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圣骨传 尤龙剑尊 武神纪元 我有一座万神墓 横推从拔刀开始 乱世成圣 阵仙 神级狂兵 吾乃武中仙 最强医圣沈风

“老先生别害怕,我家小白真挺乖的。”林凡感觉对不住人家,怪内疚的。

乖什么乖?

方才老命都吓死几条了!

纯阳贤者吓得全身发麻,不敢一动。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人与人之间,难道就不能有点信任吗?”萧远无奈摇头,爱莫能助。

林凡见纯阳贤者吓得不堪,向白虎圣兽责怪:“瞧你做的好事,还不快向这位老先生道歉!”

道歉!

纯阳贤者抖得更厉害了,哪里承受得起,惶恐叫饶:“上仙息怒,兽爷息怒,是老朽老眼昏花,自以为是,班门弄斧,冒犯二位尊威,罪该万死!”

“老先生言重了,要说冒犯,也是我家小白冒犯了您才是。”林凡颇为尴尬,轻斥道:“小白!你退下吧,下不为例!”

呜呜~

白虎圣兽颇为委屈,弱弱回退。

“老先生别紧张,别看我家小白长得凶猛,平时可是吃素的,绝不会伤人。”林凡讪讪一笑。

还吃素?

敢情都想拿自己开荤了。

其实白虎圣兽还好,更让纯阳贤者感到恐惧的还是林凡。

能让圣兽如此敬畏,那是何等概念?

“上仙息怒,是老朽有眼无珠,一时糊涂,绝非有意冒犯,还望上仙宽恕。”纯阳贤者冷汗淋淋,哪还有半分儒贤威风。

“我不是什么上仙,只是一介平民书生而已,老先生若是不介意的话,唤我声林先生便可。”

“不,老朽万万不敢对上仙失敬。”

“老先生真是误会了,我真没有生气。”

纯阳贤者越是害怕,林凡心里越感忏愧,看来小白真把人家给吓得不轻啊。

纯阳贤者瑟瑟抬头,眼见林凡笑意盈盈,为人随和,并没有动怒的意思,内心的恐惧可算减轻了不少,但还是不敢起身。

萧远不想得罪纯阳贤者,连忙上前求情:“先生,这位是儒宗纯阳贤者,此番是慕名而来,诚心拜访,绝无冒犯之意。”

儒宗?贤者?

看来又是位大人物啊。

问题是,看到纯阳贤者这份怂样,像是什么贤者大能吗?

林凡大是质疑,却不敢失礼怠慢,上前搀扶:“老前辈,真是失礼了,竟是来拜访,为什么不提前让小远跟我先打声招呼呢?”

“不、不,怪不得萧门主,是老朽自以为是,不请自来,多有冒犯,扰上仙清修了。”纯阳贤者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要是知道林凡真是位世外高人,纯阳贤者早就点头哈腰了。

“我这小院清静,难得有外客到访,也是热闹。尤其是像老前辈这般儒修大能到访,更是晚辈万分荣幸。”林凡受宠若惊。

晚辈!

纯阳贤者一个哆嗦:“不,在上仙面前,老朽才是井底之蛙,无知晚辈。”

林凡面色一抽,之前那些修真者脸皮厚就算了,现在连这白发苍苍的老头都在自己面前自称晚辈,林凡真的是扎心了。

苍天啊,哥真有那么老吗?

“这个…老前辈,您真是太客气了,我真不是什么上仙前辈的。”林凡撞墙的心都有了。

见林凡如此谦虚,纯阳贤者也终于明悟过来。

是啊,作为隐世高人,最忌讳的就是名讳,竟然林凡有意隐藏自己的身份,自己又何必如此不知趣去揭穿?

“是,先生。”纯阳贤者弱弱点头。

高人就是高人,心境豁达。

纯阳贤者甚感忏愧,想他修心千年,却远不及林凡心境万分之一。

“别客气,先起身吧。”

“拜谢先生。”

纯阳贤者缓缓起身,胆战心惊。

尤其是见到不远处正懒洋洋匍匐着的白虎圣兽,亦是心有余悸,难以淡定。

“先生,这位兽爷…”

“你说小白吗?”林凡笑呵呵的说道:“我长居山野,又是位医者,难免会有些受伤的山林野兽上门寻医。别看这些野兽长相吓人,其实是通灵性的,也懂得报恩,跟我感情可好呢。所以请老前辈放宽心,有我在,这家伙绝不敢伤你。”

原来如此…

纯阳贤者恍然醒悟,也许林凡只是碰巧救治了受伤的白虎圣兽,才能赢得圣兽的尊敬。

“也许这圣兽只是为了报恩而已,并非是畏惧他的修为?”纯阳贤者又有了些侥幸心理。

可即便不是在于林凡的修为,但能够成为圣兽的主人,那也不是纯阳贤者所能招惹的,只是感觉心里突然轻松了许多。

见纯阳贤者沉思不语,林凡笑道:“想必老前辈是受惊了,不如进屋喝杯热茶吧。”

“好的,先生有礼了。”纯阳贤者拘身行礼。

一来忌惮白虎圣兽,想躲得远远的,二来也是有心再试探林凡的虚实。

旋即,尾随林凡入屋。

“老前辈请坐。”

“多谢先生。”纯阳贤者就座,有些心虚。

“小远,你也坐吧。”

“小生站着就好。”萧远讪讪一笑,岂敢与二位大能同坐一席。

“好吧。”林凡朝着门外唤道:“小罗,有客到访,备壶热茶!”

冥罗虽然忌惮纯阳贤者,但也不敢违背林凡的吩咐,便麻溜溜的奉上一壶热茶过来。

“先生,请喝茶。”

“老先生,慢用。”

冥罗忐忑倒茶,有意躲避纯阳贤者。

“不客气。”纯阳贤者接过热茶。

之前本就觉得冥罗有些熟眼,如见林凡不凡,对这杂役也多上心几分,便刻意扫视几眼。

当一张熟悉的棱角,逐渐印入眼帘。

“冥罗!?怎么是你!?”纯阳贤者一口茶水呛住了。

“冥罗?魔宗宗主!?”萧远亦是大惊,何时成了老师门下杂役?

卧槽!

还是被认出来了!

冥罗神情顿僵,呵呵一笑:“老先生,你认错人了,我现在不过是先生门下一位杂役弟子而已。”

杂役!?

堂堂魔宗之主,凶名昭著的魔王强者,竟然甘愿成为林凡门下杂役?这绝对是整个修真界一大惊闻!

纯阳贤者倍感错愕,他与冥罗可是多年的仇家,就是化成灰都认得,岂会看走眼?

像是以往的话,必得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可纯阳贤者突然意识过来,就连魔王强者都被林凡给治得服服帖帖的,甚至感觉连冥罗身上的魔气都似乎祛除了许多。

祛除魔气,这可不是圣兽所能做到的。

难道…

纯阳贤者苍容惊怔,虚汗直流:“我还真是贼心不死,就连冥罗这家伙都对先生毕恭毕敬的,我竟然还敢抱有几分侥幸去质疑先生,真是不知死活!”

更胆大包天的是,林凡只是随口说入座,自己还真是没客气,这不是又变相冒犯了林凡?

还喝什么茶!

纯阳贤者吓得又哆嗦跪了下去:“上仙恕罪,晚辈明知身份卑微,还敢胆大妄为与您同席,罪过,真是罪过!”

林凡一愣,这是我的茶水有毒?还是这老头有毒?

不就喝口茶而已,怎么搞得像是喂农药似的?

不是都说儒家中人心境高深,为毛这老头的心境会差得那么离谱?

哪怕真是被小白给吓着了,也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后遗症吧?

林凡心里也在反思,是我为人还不够低调吗?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
0.05582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