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空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 第38章、这位高人有多高?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圣骨传 尤龙剑尊 武神纪元 我有一座万神墓 横推从拔刀开始 乱世成圣 阵仙 神级狂兵 吾乃武中仙 最强医圣沈风

儒宗!

紫气东来,贵客来访。

“人皇,求见宗主!”一位身披金龙长袍的中年男子,怀中抱着位面色乌黑的金发女子,神情焦灼。

人皇!

当今圣天王朝之主,也是玄界唯一传承万年的王朝。

圣天王朝虽然不属于修真道门,但论底蕴却胜比九宗,更是代表着人族气运,其人皇更是代表着人界之主,地位尊高。

即便是圣殿大能,面对人皇也得礼让三分。

于当代人皇,本身修为精深,已臻一转渡劫境。

其皇族子弟,个个都是出尖拔萃的天才,在各大修真道门皆有不俗造诣。

人皇来访,儒宗莫敢失礼。

“不知人皇圣驾,有失远迎,还望见谅。”一位气质非凡的大儒,匆匆而来。

这位大儒,便是当今儒宗之主,玄通。

“此番冒昧而来,是为爱女解难而来。”人皇忙道。

“玲珑公主?”玄通皱眉,却见人皇怀中女子面色暗沉,惊道:“好强的邪气!是何方邪魔,竟敢冒犯王朝圣女!”

“实乃爱女无知,妄行荒古乱域,被邪气所侵。如今邪气侵蚀心脉,危在旦夕,饶是圣殿也是束手无策,为此求助宗主,还望施手圣儒神通,化解爱女体内邪气。”人皇心急如焚。

“恩,本座姑且一试。”玄通神情凝重,施手释放浩儒之气。

可不知,邪气凶盛,以玄通大儒之气,竟然难以净化分毫。

“好盛的邪气!已远超本座之能,只怕爱莫能助。”玄通苦叹致歉。

“连宗主也…”人皇面色灰白。

“人皇莫急,纯阳长老修为胜我一筹,于昨日归来,似有精悟,正于闭关。若是纯阳长老出手的话,必可为玲珑公主祛除恶邪。”玄通正色道:“本座这便去请纯阳长老出山。”

“多谢宗主。”人皇甚是感激。

论儒修,纯阳贤者的修为确实要胜于玄通,人皇现在也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纯阳贤者。

雅阁外,玄通传音呼唤:“纯阳贤老,人皇圣访,有要事相见,还望贤老出山。”

忽而,一席浩儒之气弥漫而来。

一尊威影如仙临尘,鹤发童颜,仙风道骨,显然是位得道高贤,那不正是纯阳贤者。

“好强盛的儒道之气!”人皇心神一怔。

这儒气,已然不输皇龙战气,让人皇激动万分,重拾希望。

玄通亦感心惊,道贺:“恭喜贤老,修为大得精益。”

不错,自从纯阳贤者得到林凡的题字点化,再以圣字感悟,纯阳贤者修为精进诸多,已臻一转渡厄之境,也就是俗称的渡劫境。

“小有精进,不足一提。”纯阳贤者谦虚一笑。

人皇却急忙求助:“恳请贤老显圣,救治小女。”

“见过人皇。”纯阳贤者拱手作揖,才见玲珑公主,一身邪气弥漫,苍眉皱起:“好强的邪气,只怕已生邪灵恶根。”

见纯阳贤者一眼辩透,人皇激动更甚:“若是贤老能够出手挽救爱女,朕必当报答。”

“人皇言重了,于您贵为人皇之尊,掌管人族气运,与修真道门同生连理,老夫自当竭力为人皇排忧解难。”纯阳贤者不敢怠慢,转运起儒道之气。

儒道之气,代表着浩然正气,乃邪魔妖气之克星。

想以纯阳贤者修为超然,其儒道浩气,必能净化玲珑公主体内的邪气。

果然,在纯阳贤者儒道正气的洗礼下,弥漫在玲珑公主身上的邪气渐渐消散,脸上的黑印也是逐渐褪去,只是脸色依旧显得苍白无比。

“玲珑…”人皇神情紧张,看得揪心。

良久,纯阳贤者收功,深深吐出口浊气。

“贤老,小女情况如何?”人皇显得急切。

“请恕老夫无能…”纯阳贤者致歉苦叹。

无能!

人皇一时没转过来,神情焦灼:“不知贤老何意?”

“邪气侵蚀极深,已在心脉缔结邪灵,以老夫的修为,只得解起表邪,却难以根除邪灵。”纯阳贤者摇头苦叹:“现在老夫已经耗尽了大半的功力,也只能为玲珑公主续命七日。”

续命七日?

人皇面色蜡白,难以接受:“若是连您老都束手无策,现世间还有谁能够挽救小女?”

纯阳贤者苍老一怔:“可别说,还真有一人!”

“不知是哪位贤者?”人皇忙问。

就是玄通也是大为惊奇,毕竟儒宗是玄界唯一的儒修道门,能在儒修上超越纯阳贤者的儒贤可是屈指可数,当世难寻。

“贤老所言,不会是那位云游四海,销声匿迹多年的凌阳儒仙?”玄通不由问。

“此者虽非凌阳儒仙,其儒道修为,却是胜于凌阳儒仙。要说这世间的话,也怕是只有他才能救治玲珑公主了。”纯阳贤者心生敬仰。

“世间竟有如此圣儒?”玄通倍感惊愕,毕竟纯阳贤者从未妄言。

可人皇的情绪并不乐观,苦叹:“世间竟有如此儒贤大能,必然身份超然,仙踪难寻,又岂是我等凡俗中人所能拜见?”

“实不相瞒,老夫昨日便机缘巧合,得遇这位世外高人,深得造化,才能修为进益。”纯阳贤者满脸崇敬的说道:“现在老夫已是这位高人门下记名门生,以先生神通,必可妙手回春。”

门生?还是记名的?

能让纯阳贤者如此尊崇,甚至超越凌阳儒仙。

那这位世外高人,得有多高?

“想不到贤老竟有如此奇遇?倒让本座心生敬仰。”玄通肃然起敬。

“若真有如此世外高人,还望贤老能为朕引荐。若能医治小女,朕必当不惜一切。”人皇拱手请求。

“放心,先生为人随和,更是有着医者圣心,人皇若是心诚,必会施手解难。”纯阳贤者正色道:“只是先生隐修世外,所以有意隐藏身份与修为,表面上看似年轻平凡,性情古怪,难以揣测。若是人皇见到先生,莫以表象所见而轻视失礼。否则触怒先生,不仅会断了玲珑公主的机缘,甚至连老夫也是难以承受。”

“贤老放心,若能有幸见到这位世外高人,朕必诚礼以待。”人皇寻医迫切,转忧为喜,这也是他最后的希望。

“难得世间有此儒道高人,可否也为本座引荐拜访?”玄通亦是心驰神往。

“老夫可为二位引荐,至于先生是否愿意接见,那就得看二位的诚心与运气了。”纯阳贤者满脸敬畏,实在难以揣摩先生的心思,不敢妄下担保。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
0.07223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