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空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 第40章、给公主把脉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圣骨传 尤龙剑尊 武神纪元 我有一座万神墓 横推从拔刀开始 乱世成圣 阵仙 神级狂兵 吾乃武中仙 最强医圣沈风

来之前,纯阳贤者确实再三言明。

这位世外高人,为人低调,隐藏极深,与常人无异,难以揣测。

人皇可以理解林凡的低调,可就是未免低调的太夸张了。

与其希望,还不如直接让人皇心死好过。

“贤老,其实朕已经接受了残酷的事实,您老不必再给朕任何的希望。”人皇心凉了,倒也不忌讳之前对林凡的出言不逊。

“先生是返璞归真,莫以凡俗眼光示人,当初老夫也是愚目无知,险些酿就大错。”纯阳贤者却是肃然道::“还望人皇不要步了老夫的后尘,若是触怒先生,不仅寻医无望,甚得为此不敬付出代价!”

人皇一愣,还真是第一次见纯阳贤者对自己这般严肃。

难道,真是林凡隐藏的太深了?

万一林凡真是世外高人,自己一时出言不逊,还能指望让林凡出手医治爱女?

被纯阳贤者这么一说,人皇反倒心里有些懊悔了。

不由,人皇放下身段,行礼道:“在下人皇,慕名而来,失礼之处,还望多多包涵。”

人皇?

难不成外界的皇帝?

可别说,再看眼前男子,当真有九五之尊的非凡气质。

林凡甚是惶恐,像是前世古装剧里演的,见到皇帝都得三拜九叩的。若是失敬冒犯皇威,可是要砍头的,自己是不是也得表示表示?

问题是,林凡可是现代穿越过来的四好青年,可没有这等古俗理念。

更何况,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能轻易向人下跪?

不对,听人皇的口气,是慕名而来。

虽然不知是哪里让人误会了,但怎么说自己也是小院的主人,自然要拿出主者的气魄。

“原来是人皇圣驾,真是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林凡拱手道,生怕怪罪,内心忐忑。

“先生客气了。”人皇淡淡一笑。

林凡的言行举止,人皇从头到尾都在细细打量,想着安慰自己能从林凡身上找到一分高人的影子,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

若非是纯阳贤者对林凡礼让有加,更是再三严肃提醒自己,不然人皇现在都想抱着爱女直接打道回府了。

纯阳贤者满脸敬畏,恭身道:“先生,此番冒昧打扰,是有要事相求。”

“贤老请说。”

“这位小姐乃是人皇爱女,亦是当今王朝玲珑公主。”纯阳贤者拱手道:“只因玲珑公主,无意涉足荒古乱域,不幸被邪气所侵。如今邪气侵蚀心脉,缔结邪灵,危在旦夕,还请先生施手神通,解救玲珑公主。”

“承蒙贤老引荐,恳请先生出手救治小女,朕必当报答重谢。”人皇跟着请求。

虽然不抱希望,可竟然来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些许还可能有一线转机。

邪灵?

林凡蒙了,压根不知其物。

突然,“叮”得一声。

“触发新任务,解救玲珑公主。”

“特别提示,拒绝任务,将受到惩罚!”

“我去!这系统还真敢给我任务,哥压根就没搞清楚邪灵是啥东东,要我如何出手医治?”林凡倍感无语。

要是平常人就算了,问题玲珑公主乃是金贵之身,万一把人给治残了,自己还不得直接脑袋搬家了?

更狗血的是,这系统何时多了惩罚机制?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林凡欲哭无泪,是想拒绝任务都不成了,只能硬着头皮接受:“这个…小生虽为医者,但并非可医治百病,尤其是那些疑难杂症,小生并无绝对的把握,不过小生可以试试。”

林凡说得很委婉,免得到时没医治好人家,反倒记怪起自己。

可听到林凡这么一说,人皇心里更凉了:“多谢先生,只要先生愿意出手,朕就知足了。”

“那这边请,我得先看看公主的病情,方可对症下药。”林凡摆手一笑。

旋即,人皇他们尾随而去。

纯阳贤者生怕人皇又糊涂冒犯,传音提醒:“人皇勿忧,要说当世大能,也怕是只有先生一人才能救治玲珑公主了。只若先生愿出圣手,必可妙手回春。”

“但愿如此。”人皇随口敷衍,期望不高,只是买纯阳贤者面子而已。

不时,将玲珑公主请至一席木床。

“公主,得罪了。”林凡捏指把脉,闭目寻思。

把脉?

人皇他们傻眼了,这不是江湖郎中的探病之举?

如今爱女身中邪灵恶根,纵是圣殿强者与儒道大能都难以祛除邪灵,又岂是区区凡医所能医治的?

林凡此举,反倒是在羞辱自己的爱女。

人皇心里恼火,本是宠溺痛惜爱女,却又感到像被戏弄,终于忍耐不住:“把脉乃是凡医之举,朕之爱女,不仅贵为王朝圣女,更为圣殿弟子,岂容你这庸医如此亵渎!”

可别说,就是玄通也觉得是不是纯阳贤者闭关给闭糊涂了?

一个平凡庸医,又怎么能跟世外高人的形象扯得上关系?

殊不知,纯阳贤者却是脸色大变,直接就对林凡给跪了下来:“先生息怒,人皇只是爱女心切,无心冒犯,万望恕罪。”

“这…”

人皇与玄通都愣住了。

要说之前纯阳贤者是为了安慰人皇,逢场作戏。

那这一跪,纯阳贤者可就是真心敬畏林凡了。

可问题是,林凡未免表现的太庸俗了,寻凡医术又岂能祛除邪灵恶根,救治玲珑公主?

林凡本是心虚,被人皇这么一喝斥,更是惶恐,便讪讪一笑:“理解,理解的,在下确实医术不精,得好好琢磨。”

见林凡如此随和,并无恶意,人皇怒火降了几分:“抱歉,是朕一时冲动了,还望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主要是纯阳贤者这一跪,太特么吓人了。

就冲着这一点,人皇就是心里有再大的火气也得忍了。

玄通也是迷糊了,传音道:“贤老,您这戏未免演过了吧?我们儒宗与王朝可是世代交好,若是为此惹恼了人皇,这对我宗今后在王朝疆土传扬儒道,可是大为不益!”

演戏?

纯阳贤者憋闷,肃然道:“宗主,老夫何曾待人儿戏?先生修为高深莫测,岂是我等凡俗所能揣摩?况且得罪人皇事小,若是冒犯先生,便是我宗之难,还请宗主慎重!”

“额…本座明白。”玄通点头敷衍。

再细细端详林凡,却怎么也看不出什么惊异之处。

玄通心里在想,会不会是突然打断纯阳贤者闭关,都整得走火入魔了?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
0.15380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