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空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小说 > 荣医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与天争命不知时

荣医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圣骨传 尤龙剑尊 武神纪元 我有一座万神墓 横推从拔刀开始 乱世成圣 阵仙 神级狂兵 吾乃武中仙 最强医圣沈风

但听“砰”一声,木门回弹在门边墙上,震得半边墙壁都仿佛抖了抖。

门口站着的人黑脸小眼,生得甚是有些局促。此刻他小眼大睁,惊慌满脸,瘦小的胸膛更是一起一伏,恍似随时都要被扯断了的风箱。

简直有些可怜。

守门的两个禁军正做出似乎要拉扯此人的动作,不过来者黑瘦短小,两个禁军却都是身强体壮的禁中精兵,他们合力守门,却没能拦住这么瘦瘦小小一个人,只能说或许他们原本就并没有很认真地在阻拦此人。

江慧嘉倒不觉得这两个禁军会故意敷衍。

她微微眯了眯眼,终于认出来人:“何有俊?”

来者正是平县衙役何有俊。

在县衙大堂上,此人曾经说过话,江慧嘉对他有些微印象。

“江……江神医!”何有俊张了张嘴,上下牙磕巴了好几下,才终于完整说出话来,“汪、汪秀才脖子比脑袋还大了!”

他瞪大眼睛,浑身发抖,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极为令人恐惧的景象。

“秀才娘把人藏着不给我们见,还私拿了刀,想要偷偷……偷偷给他把脖子上肉……割、割下来!”何有俊说着话,浑身又是一阵巨颤,才终于又深吸一口气,巴巴看向江慧嘉,“若不是、不是江神医嘱咐小的必定去看看汪秀才,小的……”

他话没说完,只是直喘气,一边倒是在脸上露出几分劫后余生的庆幸来。

江慧嘉听着他的言语,却没体会到他的庆幸,反而心下一沉。

她记忆力很好,当然记得,下午自己在县衙大堂提到要灭鼠的时候,何有俊说过平城百姓不但没有灭鼠的意识,反而有些穷苦的,还会抓老鼠来吃的事情。

江慧嘉当时就说了,吃病鼠会导致疫病传播更为剧烈,要求县衙官吏带头组织灭鼠。

“灭鼠之事,谁负总责?”她立即问。

一边问,一边又在心里回想起来,当时宋熠给平城县衙的三个领头人物娄县尉、吕主簿、徐典使都各自分派了任务,县丞张英标做他的副手,则帮助他总揽各种事务,以及机动应对。

众人商讨完维持秩序、安抚人心、分派物资等事,然后是江慧嘉查漏补缺,说起了医药方面的事情,最后再提到要灭鼠时,衙役钱进便来禀报说烟树庄失火了。

火情紧急,又哪里容得迟疑?

大火的消息一出,当时众人就纷纷奔赴烟树庄而来,灭鼠之说自然也被打断。

江慧嘉一惊:“不会无人灭鼠罢?”

何有俊连忙道:“不、不,宋大人后来有分派,叫娄……娄县尉也管灭鼠之事。”

宋熠一向是很靠谱的,当时江慧嘉忙着救治火场灾民,宋熠一边安抚灾民、清理现场,一边也没忘了吩咐娄县尉派人灭鼠。

江慧嘉没有放松,又问:“你说的汪秀才可有被送入病迁坊?”

“有、有……”何有俊连连点头,随即眼圈一红,小心偷觑向江慧嘉,终于哭出来,“小的、小的……俺家三岁小儿,也被娄县尉带的人……送到病迁坊去了!江神医,求你救救俺家小儿吧!”

却听旁边一名守门禁军忽然大喝:“小人骗我!原是说有人新得了怪病,脖颈肿大更甚头颅,怕招了诡怪,因此不敢不报给江大夫知晓,原来却是你这小人私心!早知如此,必不叫你打扰神医!”

是禁军钟南。

江慧嘉心里一晃而过一句“难怪”,倒也没心思在此时计较这些,只立即说:“快些带我过去,我要去看看这两个病人。”

这边的动静又惊动了窦思危,窦思危听闻江慧嘉决定不再休息,反而要再去病迁坊,当即也不阻拦,只又分派了两个禁军给江慧嘉,说道:“叫这两个小子保护嫂夫人。”

江慧嘉欣然接受,将要走时心中一动,又点了钟南道:“请这位兄弟也随行如何?劳烦窦将军再派一人替换钟兄弟的缺,务必守好库房。”

窦思危没有不应的,江慧嘉便回房又取了自己的医药箱,然后带着三个禁军与何有俊匆匆往病迁坊而去。

至于刘思源和乔雁等人,江慧嘉不打算再叫了,好歹也要给他们一些休息时间,多少养养精神。

临到要从官舍二门迈出时,江慧嘉微微侧首往回一瞥,恍惚见到一个身影偷偷趴在窗边,正往这边探看。

眼见着江慧嘉的视线转过来,那身影连忙一躲。

江慧嘉心中微哂,知道这人是谁,除了冒充白果的纸鸢十四,又还能是哪个?

她不急,不论这纸鸢十四的背后究竟是鬼是妖,终究也都会有图穷匕见,浮出水面那一日。

到了病迁坊,安置汪秀才的那间病房门恰恰大敞着,江慧嘉一行人还未走近,就见得两名大夫争先恐后地从那病房里撤出。

房门狭窄,两人挨挤着出门,脚下飞快,后头房间里犹响起震天哭声:“我的儿啊!你们这些庸医,恶吏,小人!赔我儿性命来!”

“无知妇人!”

两名大夫却并不肯沉默挨骂,一边跑一边回斥:“那不是人,是鬼僵!谁能治得了?神仙来了都救不回!”

“快来人,此人恶死,须得速速焚尸!”

便有看守病迁坊的衙役领着民夫保甲前来叉人。

一番争执,里头老妇人被叉开,死者则被人用担架抬了出来。

“我儿啊!”老妇人鬓毛散乱,涕泪横流,被两个民夫用长木叉子架在一边,哭得渐渐绝望,“不要烧我儿,我给你们磕头好不好?他不是鬼,不是鬼啊……”

这样的情状使得江慧嘉一行人也不由得顿了顿脚步,何有俊抬袖掩面,似乎是不忍探看邻居惨况。

江慧嘉早就给自己戴了口罩,也从医药箱里分了口罩给同行的其余四人。

她心情沉重,此前因为想起了蒜素作用而产生的些许振奋,又因为眼前的残酷而难免低落下来。

几个衙役都认得她,这时都向她看来。

江慧嘉没有心情说话,只向众人微微颔首,便行步上前,走到担架边。

她戴着手套,略微将尸首上头蒙着的白布掀开。

白布下露出一张红黑斑驳的面容,更可怕的是,此人虽已丧失了生命体征,他的眼睛却并没有闭上,反而是颧骨高耸,眼球凸出。

他的脖颈青黑,肿大如鼓,一团黑红的血迹从他鼻端蜿蜒直至颈后,恶臭漫延,无不可怖。

忽然一声。

“啊!”何有俊惊叫,“鬼!”

凄厉的喊声划破夜色,原本哭声隐隐的病迁坊在这鬼声之下都仿佛静了一静。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
0.098981s